我與無我

蕭平實

自 序
出家人應袪除駝鳥心態

一切佛子既出家已,當思出家者所為何事?若出家之目的是為求解脫生死,則應探求解脫道之真義;若出家之目的是為求佛菩提道,則應探求佛菩提道之真義;莫受名師情執繫縛,莫受師徒情誼繫縛,應當不壞原有情誼,將情誼與學佛二者分開處理,當離情誼而探究解脫道與佛菩提道之真義,庶免耽誤道業,亦免失於出家之本意;由是之故,一切出家之人皆應袪除駝鳥心態,直接面對所修法門,探討自身所修法門是否與解脫道及佛菩提道契合?若有他人針對自己所修法門,提出質疑,並已提出具體事證而作法義辨正者,則應以客觀之心態而探究之,莫因名師情執或師徒情誼而耽誤自身之道業,如此方是有智之人也。

若不能袪除如是情執,而一意維護所熟稔之名師,隨其所授錯誤法門繼續修學,豈唯耽誤自身道業?亦乃坐令彼師深入歧途,非出家之人所應為也;故說一切出家之人皆應以客觀之心態,冷靜理智地探究法義,莫因情誼所繫而置之不理,導致自他俱失出家學佛之大利。

三乘佛法俱說無我,然而無我之真實義,彼諸出家在家大師往往錯會,便謂佛法無我之理即是緣起性空、一切法空;若聞有人說有不空之如來藏,便誣指斯人為同於梵我神我之外道,誹謗斯人所說法義為非佛法,誣謂斯人所弘傳甚深微妙正法為不符原始佛教正法;然而原始佛教之四阿含諸經中,固說無我法,卻又處處說「我」,如是之「我」,或說為涅槃之本際,或說為諸法之實際,或說為如,或說為識緣名色之識,或說為愛阿賴耶、樂阿賴耶、欣阿賴耶、熹阿賴耶,或說為有分識,乃至四阿含中亦有直接說之為「我」者。

大乘般若諸經中,則說之為「非心心、無心相心、無念心、無住心、菩薩不念心」,並說如是之心是實相心,說如是心從無始劫來不曾暫起一念,說如是心從無始劫來不曾念一切法,說如是心從無始劫來不住一切法,說如是心從無始劫來不曾示現見聞覺知心相,說如是心乃是非心之心。亦廣說如是心之中道性--所謂八不中道。復說此心於三界六道一切法中,皆是無所著心,說此心即是涅槃實相;若此心不受生於三界六道,則無一切法,故說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識乃至無意識界,十八界俱滅已,則無一切法可言,唯有此識獨存。世間法如是,出世間法亦復如是,皆依此實相心而有,故說此識住涅槃位時,亦無無明,乃至無無明亦盡;甚至說︰「設若有法過於涅槃,亦復如夢如幻。」一切法皆是此涅槃識之所生顯故。

凡此皆在說明第八識實相心之體性,故說大乘般若諸經所說般若,非如月稱、宗喀巴、印順、達賴等人所說之「一切法空」,非是「性空唯名」,乃是藉三界六道一切法,敘述此真實心之中道性及涅槃性,令一切佛子了知:一切世出世間法皆由如是真實心而生而顯。如是建立正知正見已,則能知所進道,悟入大乘菩提庶幾有望;是故大乘佛法固說無我,然無我卻非一切法空之斷滅見,謂無餘涅槃之實際即是實相心也。如是實相心,名為非我之我,名為非心之心,名為諸法實相;證知此心者,即能了知實相,隨即出生大乘般若智慧,名為大乘別教之賢聖。由此實相心之體性恆常而永無滅時,非如蘊處界之生住異滅、無常必壞,是故假名為我,非如蘊處界之無常故無我;而此實相心能生眾生我性之蘊處界,本身卻是無我性,二乘無學若末迴心大乘而證此心者,亦不能知之。由斯正理,般若所說無我法甚深極甚深,非諸未悟之人所能知之,是故一般錯悟及未悟之大師皆不能知之,往往錯解,不能真知我與無我之義。

三轉法輪之唯識經典,則宣說第一義諦般若之種智--能變三界六道一切法之實相心--阿賴耶識,敘說其體性;告示一切佛子:「無餘涅槃依第八識如來藏之淨除煩惱障而立名,般若謂證得如來藏、能親領受其體性,因而生起世間及出世間之第一義諦智慧。」故三轉法輪諸唯識經典乃宣說四種涅槃及佛地四智皆依第八識而有。復又宣說一切種智—有情本有之第八識中所含藏之一切種,所謂世間一切有漏法種、出世間一切無漏法種、一切種子流注……等種智正理;由是宣說此根本識之種子流注,所示現之有根身及七轉識、七轉識相應之心所有法及善法煩惱法、法處所攝色法、心不相應行法、六種無為法等。為說明如是法性,乃說第二能變識—末那,及說第三能變識--意識乃至眼識,遂有四緣五果……等法之宣說,構成百法明門之增上慧學—一切種智。如是般若之增上慧學,不共二乘無學及諸凡夫外道,未悟之人所不能知,唯有親證第八識如來藏者方能漸漸深入證驗了知,名為大乘別教之賢聖。如是一切種智正理固說蘊處界無我,實則正說法界之實相—一切法界根源之第八識如來藏。

此第八識如來藏離見聞覺知、寂靜涅槃、從不思量作主,故名無我;如是體性,乃一切佛門證悟之人皆所親自領受熟知者,由是故生般若智。然此如來藏雖具如是無我性,由其無始劫來常住而不間斷,復又盡未來際而不間斷,是故方便說之為「我」;復次,此第八識由如是恆而不斷之常住體性,及其具有一切世間出世間有漏無漏法種故,能令佛門學人之證悟者,由其所悟之佛菩提智而漸漸清淨八識田中一切煩惱障現行及習氣種,亦能以佛菩提智而漸漸斷盡無始以來法爾而有之無始無明—所知障—故能令此第八識之內涵究竟清淨,斷盡阿賴性及異熟性,改名真如,成究竟佛。第八識阿賴耶由有如是體性及功能,雖然常具無我性,佛於三乘經典中,卻常方便說之為「我」,以其常住法界而永不斷壞故。如是雙具我與無我之真實正理,方是究竟了義佛法,一切出家法師必須先知此理,而後自度度人時,可避免自誤誤人,師徒俱可同入正道,則見道及悟後之修道,皆可期也。

三乘佛法之阿含、般若、唯識諸經,既已隱說顯說如是「無我與我」之真實正理,則一切出家之人必須面對如是正理,不應迴避。對於以往錯悟大師所說「無因論之緣起性空」邪見,應當加以簡擇,以免誤己誤人。未有善知識出世破邪顯正、宣示此理之前,雖有誤說,其罪尚小,非是故意誤導眾生故;如今既有善知識出世宣說如是正理,而不肯加以探究簡擇,迴避自身率領眾生邁向正道之責任,其罪則重,知而故犯故,明知所說法是自誤誤人故。由是余今呼籲一切出家法師摒棄鴕鳥心態,誠懇面對此無我性之「真我」正理,引導一切學人迴向佛陀本懷,具足修證「我與無我」正理,並予廣傳久傳;苟能如是,則爾後佛教正法之住世便可無憂,則是此界佛門學人之福,則令佛法久住,人天額手稱慶;如是作為,乃是出家人責無旁貸之義務,出家人乃佛門之表率故,出家人乃佛法弘傳之正流者故。是故一切出家法師從今以後,不應再隨密宗應成派中觀見之一切邪師,而否定第八識;不應再隨順月稱、宗喀巴、達賴、印順……等人所說「無因論之緣起性空」,應速回歸 佛於三乘諸經所說--依於真如而有之緣起性空正理;莫墮於鴕鳥心態之中,莫迴避證道弘法之重責大任,證道及弘傳真實正法乃是一切佛教出家法師固有之責任故。

因於如是緣故,余於今年新春團拜時,對我正覺同修會大眾,宣說如是「我與無我」正理;今者亦因如是緣故,予以整理出版;乃述如上呼籲,籲請佛教一切出家法師,普皆揚棄鴕鳥心態,誠懇面對究竟了義之「我與無我」正 理,即以為序。

佛子  平實敬序於喧囂居

時惟公元二○○一年仲夏

 

第一章 我
第一節 世俗及常見外道之我—覺知心
第二節 常見外道之我—能覺能知而處處作主的心
第三節 佛門錯誤凡夫之我
第四節 附佛法外道之我
第二章 無 我
第一節 斷見外道之無我
第二節 佛門斷見之無我
第三節 佛門常見之無我
第四節 消融自我之無我
第三章 佛說之無我與我
第一節 阿含諸經所說之無我與我
第二節 般若諸經所說之無我與我
第三節 唯識諸經所說之無我與我
第四節 三界我不是三乘法所說真我
第四章 理事圓融
第一節 世法之圓融
第二節 佛法之圓融名為理事圓融
第三節 二乘菩提不名理事圓融
第四節 悟後能除性障方是理事圓融
第五節 作濫好人非真圓融
第五章 結語
後 記

If you would like to be notified when new articles are being posted, pleas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s using the subscription form below.

我與無我